红格镇公职人员使用暴力执法,求领导主持公道!
更新时间:2020-07-17  来源:市长信箱
网友留言:
尊敬的虞市长: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红格村四社村民,宋金明,男,身份证号:510411195706186710,今年63岁。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阅读我这封信。
  我于2020年6月10日,到攀枝花市信访局进行上访(后附上访内容,信访案件编号:5100002020061000010),红格镇人民政府通知我于2020年8月17日前到红格镇政府解决此件事情,而此次并未将问题解决。我于2020年6月20日再次到红格镇政府解决问题,我依照行政告知书上所指示的联系人进行联系,来到红格镇政府工作人员张俊办公室。当时,张俊办公室有几人,我将行政告知书交给张俊,张俊接过行政书告知书,问:“找我做什么?”听着这语气就很生气,做什么?真是拆了老百姓的房不以为然吗?6月10日那天,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政府人员拆(强拆都算不上,没有任何征地批文,我们没有签任何字,政府也未出示任何强拆手续)我们房时,张俊就在现场!而且在拆周昌虎家房屋的时候,张俊还出手打了周昌虎!越想越生气,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心里的愤怒一涌而出,我就回到:“你把我房拆了,你说我找你干什么?”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张俊激怒了,冲出人群打我,将我右脸打伤打肿,后经医院检查定为软组织受伤。在旁的人出来阻拦,但也没避免,整个过程我并没有还手,但后张俊说我把他手咬伤,我只记得当时他把手伸过来打我,不小心伸到我的嘴里,被我的假牙挂伤。其后,在红格派出所公安人员和政府领导在场的情况下,我将假牙取下给大家看。平时,这假牙连吃花生都得忍着点,是多大的力气能伤人呢?红格派出所公安人员也取走了办公室录像视频,可以为证。不得已,在第一次上访问题还未解决的情况下,被红格镇公职人员张俊出手相打(后附被打图片、医院验收报告)。导致第一次上访事情未解决,又增添了新的问题,现在的我,对于红格政府工作人员的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恐惧,没有办法,只能给领导们反应,希望领导们在百忙中,能帮我们小老百姓解决问题。
  红格镇是我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我热爱这片土地,看到如今红格镇发展得这么好我非常高兴的同时,又对红格镇人民政府部分工作人员的党性、职业道德、工作的方式方法产生了三质疑,如下:
  红格镇人民政府在对进行土地征用拆迁过程中,是否做到公平、公正、透明、公开、合法、合理?
  上至乡政府各位工作人员,下至村、社干部及相关工作人员,是否存在“暴力执法”“言语刺激”“口出威胁”等行为?
  作为失地、失房农民的我们,谁来保障我们的权益?我该相信谁?谁还值得我相信?
   尊敬的虞市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党的十九大主题打头的八个大字。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这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主题。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
   在这样的大势下,红格镇人民政府的所作所为是否已经偏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宗旨?到底什么是红格镇人民政府的“初心”?什么是红格镇人民政府的“使命”?我一直以我是中国人感到自豪,但同时,在我已经63岁的年龄下,红格镇人民政府的所作所为我感到非常的寒心。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人民政府是否做到“听民声,为民生”,我相信红格镇的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把称!
   尊敬的虞市长,在此,诚恳的请求您主持公道,为我们小老百姓主持公道,能有效、合理的解决问题。
   
   
   
   
   
   
   
   
   
   
   
   
   
   
   

   附件1:第一次上访内容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红格村四社普通的村民宋金明,男,63岁,身份证号:510411195706186710。2020年6月10日,我经政府批准修建的房屋(一栋新建几年的楼房和祖上留下来的一片老房子)在未达成任何协议和同意的情况下,被他们强行拆除,夷为平地。作为普通小老百姓的我,只能在这里如实向有关部门反应我的情况,请求上级领导部门为我们当家作主,还小老百姓一个公道。
   信访请求:
   1.请上级政府领导依法追究6月10日强拆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红格村四社村民宋金明家房屋相关领导和负责人的违法行为;
   2.请上级政府领导依法要求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政府将宋金明家被强拆的房屋恢复原样;
   3.请上级政府领导依法要求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政府赔偿被强拆人一家的财产损失及精神补偿;
   4.请上级政府领导依法要求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政府将红格特色小镇赔偿标准公开、透明。
   二.信访事实及经过:
   被强拆人宋金明家位于攀枝花市盐边县红格镇红格村四社湾龙组小赖山。1986年8月20日,经渡口市仁和区红格乡镇府各级领导确认,经土地管理员廖永伦同志实地勘测,同意宋金明在此处建房。后又于1991年12月6日,经攀枝花市仁和区红格乡镇府各级领导确认,宋金明家现有人口因居住困难,同意在此修建房屋。
   2020年6月9日晚10许,我所拥有的农业银行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意间多了10万元人民币,我很纳闷也很恐惧,我不知所措,不知怎么办?再三思考后,我决定报警!将这不知情的10万元钱向红格镇派出所领导报告,接电话的警员同志告知我次日到银行查询情况,我内心忐忑不安,彻夜未眠。次日,我早上6时起床,像以往一样,将卖菜的妻子送到红格街卖菜,待我将菜摊子摆理整齐后,迅速来到红格镇街口的农业银行,当时是8时左右,银行并未开门,我焦急的坐在门口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见农行隔壁的红格治安大队陆陆续续下来很多人,统一着装,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很多很多的黄色,我心跳加速,隐隐感觉要发生什么?但我千千万万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与我息息相关,至今后怕!等到9时许,农业银行上班人员到来,我将情况向农业银行相关人员汇报,经相关人员查询告知,我卡上无意间多出来的10万元是盐边县红格镇政府强制打款,不能退回,我被吓到了,同时我不断的接着家里催促的电话(让我回家,号称盐边县政法委的朱书记找我谈话,电话中给我说和我好好谈谈我家搬迁的事,我给他们说好,我很快就回来了。此时我心里隐隐发慌感觉要发生什么事,可是由于我愚笨,老实地相信了。接着我又迅速来到红格派出所将农行反馈情况告知派出所的相关人员,我实在不敢要这不义之财,于是我提议将我的银行卡主动交给民警同志,可民警同志拒绝,而此时电话又再次想起(催我回家),顾不了太多,我想不能让领导久等,于是骑上我的电瓶摩托朝家的方向赶,可谁知这却是我最后一次再见我那用一辈子心血、一土一泥、一砖一瓦修建的房屋!想想当初修那房的不易,想想自己的宅基地被强行征占,我思绪万千,死的心都有了,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好不容易修建起的房屋却在红格镇政府领导人员的指挥下,在我和他们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同意搬迁的情况下,四台大挖机就把我家的房子摧毁夷为平地!此时我心都碎了 ,什么都不想顾了,就想冲上去和他们拼命!但女儿一直打电话告诉我:相信国家,相信党,相信上级政府,让我不要冲动,不要发生肢体冲突!劝我冷静点!
   当日8时30许,我到了家门口,号称盐边县政法委书记朱书记、土地局肖局长叫我坐起好好谈,同行的红格政府相关人员有乔顺文、冯朝华、钟银成、陈怀荣等,周边站有三四十个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的不明人员,朱书记问我边谈边量房屋可以不?我因被他们的阵势吓到了,同意了他们丈量房屋,一个小时后,房屋丈量完毕,朱书记上前和我交流:1.同意将二婚儿媳陈金菊、2015年出生的孙女宋佳益及上一次婚姻判给儿媳陈金菊抚养的女儿李秋月三人的户口上入我们家户口,要求入户口本后同意他们征地撤房(征地公告为村小组盖章所发公告);2.\t朱书记给我两天时间考虑,我要求五天时间,朱书记没有表态。此时肖局长带着强硬的语气说:“你放聪明点看看后面那家是怎样的结果,他指的是周昌虎家(后面据周边邻居告知:周昌虎夫妇和他们年近86岁的老母亲,因丈量房屋被政府人员强行拖出)”。而此时,周昌虎已被十人以上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的人员强行拖到我家屋后的公路上(可能有震慑我吓唬的想法),我亲眼所见政府工作人员,拆迁办主任张俊用拳头打了周昌虎四下,我在后面喊:“不要打人”,在周边围观的群众说:“打人不对,不要打”,但大家并不敢上前阻拦因为害怕!此时有200多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的人员在场。几十个周边群众在场,不敢上前阻拦。而此时63岁的我活了半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个年代,红格镇政府人员如此猖狂,如此胆大妄为!我尽量平息我狂跳不止的心,意识到我的后果。此时的我在想:这就是保护我们的父母官吗?这就是在党和习总书记领导下的红格镇政府吗?这种行为就是红格镇政府带领百姓越过越好的行为吗?我们并不是不配合,而是因为相信国家、相信党、相信习总书记所提出的不能强拆的命令,当了一辈子的农民,苦了一辈子,省吃俭用了一辈子,一家人好不容易修建起的房屋,只想安安心心、简简单单的度完这一生。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寒心啊!搞开发建设,带动经济是好事,但也得依法办事呀!红格镇政府一直给我送达的公告和通知都是由盐边县红格镇红星村四社村小组盖的章的公告,派出的人员也是生产队的代表和红格镇政府即将退休的工作人员,在与我们家协商三次的过程中,都未诚心诚意根据我家具体情况来商谈,只是简单的让我们搬家,让我们让出宅基地,让出活命的良田。因为我知道,新闻和各种文件告知,征地是需要县级以上政府盖章出示批文,并由县级政府下发征地公告,如果涉及良田,需由国家国务院同意批复。我因为相信国家的文件,在他们两次送达的通知和公告后,我都不知道征地主体是谁的情况下,我不能就这样模模糊糊的就把辛苦一辈子的心血和养命的土地让出来,我得对一家人负责,国家和党没有让我让,我不能让。在协商的过程中,我很镇定的告知他们,没有见盖盐边县政府章的批文,没有见盖盐边县政府公章的相关征地公告,我是不会轻易的将我的房屋和土地让出,除非我死,而政府人员张俊告知我没有资格看这些文件,红格镇政府的冯朝华对我说:“你老宋不听话,弄死你轻而易举容易得很”,顶着各方压力和我所听到的威胁,我依然选择相信国家和党会保护我们小老百姓的,相信不会有这些行为发生,我依然种我的地,当我的农民。而今天,让我亲眼所见,也让亲身经历的强拆在我身上发生了。
   待朱书记和肖局长走后,我也就离开了家去街上卖菜,因为我相信朱书记说的话,至少考虑两天。可这却是我的自我认为罢了!半个小时后,我接到儿子打的电话,让我迅速回家,强拆队已经将我家围住。我火速赶到家,看到两百多号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的人将我们家围得水泄不通,其中人员告知我们紧我们两小时搬东西离开,此时的我告知他们,朱书记同意我们考虑两天时间,而乔顺文说朱书记没有同意,我想进家拿贵重物品(现金、身份证、户口本、银行卡等),却被告知和拦截不准进入,将我轰出,我不知怎么描述我此时的心情,土匪吗?我自己所建的房屋被一群土匪给侵占了,我年迈了,我深知自己打不赢,拼不赢,只好带领儿子儿媳选择退让别处,择地而观,可我们的心难以平复。此时,64岁的妻子赶回,看着辛苦一辈子的心血被他们如强盗一样占领,妻子不能接受事实,强冲进去,以死抗争,一群内着白色T恤,外穿黄色防晒服,将我妻子围住,连上厕所都被控制,围住妻子的这群人员因妻子抗拒不准强拆的行为,在旁,边笑边拍照,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政府相关人员是如此的强暴与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里。我没办法,只好让女儿给妻子打电话,妻子接到女儿劝告的电话后,平息情绪,退让了出来,移步到旁边的田地,妻子想想不通,又和这群人员发生冲突,过程中,我有心脏病的妻子被白色衣服人员用手紧紧抓住,妻子感觉不适,大喊出来,随后白色衣服人员才松手,可此时妻子的手已经出血,却还被她们团团围住,限制了自由,随后她们将妻子强行拖上车,车上人员给妻子包了个红包,让不要闹,妻子没有要(这种行为是在告知我们,一切后果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嘛?为了钱可以没有底线吗?后经回忆,此红包被胶布缠过几圈,有些破旧,是我过年与孙女对换的连号的十元人民币,一共60张,压在床垫下方,我不知怎么会在他们手里?这种行为算什么?。过后,妻子被他们强行带到了居委会,妻子说自己放在家里的钱没有拿(因为妻子赶到家的时候,一切东西都被搬完),居委会干部问了之后,赔了妻子两千块钱,叫妻子离开。此时的我们不知家里所有的东西即家具和农具去了何处?村书记陈能风让我们就在街上不要回原宅基地了,带我们去看他们给我安排的房子,我们没有答应。想着这种方式将我们从自己的家里驱赶出来,我们接受不了。为什么在强拆之前没有这样做呢?强拆了,再以这种方式来“抚慰”?而我们还得听从他们的安排?没有这样的天理!假如我也如此,政府人员能接受吗?五点过后,我将上幼儿园的孙女宋佳益接到菜摊子处,心里一片茫然。此时,身旁的孙女一个劲喊回家,我们告知家已被镇府推掉,无家可回,孙女大哭,妻子也哭了,作为一家之主的我也想哭,什么世道?什么政府?这和强盗有区别吗?如果先前诚心与我们协商会这样吗?这是激化矛盾,不是做工作。回想这期间,发现真没有什么做得了主的领导真真诚诚站在我们的位置上考虑,与我们协商,也没有从我们的实际情况出发解决问题。我们并没有张口漫天要价,更何况镇府连价都没和我们谈!我们只想结合每家情况解决问题,而政府每次来都是带着威逼来,感觉就跟走过场一样!作为小老百姓的我们可以配合,征房征地是得有相关的程序和文件的,国家之所以这样立法和公开此类信息,就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合法权益。而此次红格政府征房征地并没有附有县级章的批文,没有县级,那我们要求镇级,总可以吧?政府人员张俊说不可能,我就纳闷了,既然是政府行为,是所谓的合法,为什么就不能盖那个章呢?我们可以配合,无非想给自己吃一剂定心丸(见着盖有政府公章的相关文件)罢了!为什么政府领导就不能出面处理呢?就因为我们是身份地位卑微的农民吗?还是因为他们能只手遮天?还是政府和领导们害怕担责或追责?我不知是谁给他们那么大的胆量和勇气,违法乱纪?现在不是追责到底吗?难道他们就不怕吗?现在我们家头无一片瓦,脚无一片能站稳的土,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怕什么?生命不止,反应不止!我相信合法的征房征地是经得起国家相关部门查验的,经得起人民群众监督的!况且,在这种有商量余地的情况下,政府竟然如此简单粗暴对我们,我们实属想不通天理何在!在此我相信我们的党和国家一定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给我们一个说法,习总书记不准强拆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
   现在,儿子儿媳住在娘家,我与妻子借住亲戚家,不是我们不去住他们安排的房子。是接受不了政府人员的这种暴力的方式,为了那一口气,我们会反应到底,什么时候还我一个说法?什么时候解决。现在,妻子因接受不了事实,想不通自己修建的,居住了几十年的房子被这种方式摧毁,心里受挫,精神不振,目光呆滞,整夜无眠,儿子儿媳流离失所,靠借住娘家而过,一家人支离破散,家没有了,心也死了,唯有追寻公道的毅力支持着我们前行。
   以上所说均为事实,请求上级政府有关领导深入进行调查,彻查此事!还被强拆的农民们一个公道,我们那里这几天多家被强拆,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据了解,主要有周昌虎、宋金明、李玉华、肖友华等五家。其中有器具用品被掩埋的,有被政府人员殴手殴打的,也有因被强拆喝农药住院的等等。这些真真实实发生的事,难道这个还不能折射出他们粗暴的违法行为吗?在电视里,我见到过钉子户,可没见到过那么多家的钉子户!红格镇政府就是这样领导的吗?就是这样工作的吗?强拆民房、强占农田、威胁逼迫等等,这些行为足以说明红格政府是在欺压我们老百姓。这还是我们党统一领导下的红格政府吗?在此,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和上级领导政府定会依法依规秉公办事的。现我实名请求政府领导依法追究此事涉及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还我们一个公道,替我们小老百姓作作主!还我家房子,还我家土地!至今,依然还有很多家人民并未同意签字,为什么呢?不知红格政府想过原因没有?不知你们反思过没有?你们继续以这种方式工作下去,总有一天会激起民愤的!你们不是在工作,你们是在逼迫百姓!我们相信国家会还人民一个公道的!我相信相关人员一定会被依法处理的!  
附件2:医院验伤图片


官方回复:

网友,您好:

您于2020年6月28日反映:“红格镇人民政府在对进行土地征用拆迁过程中,是否做到公平、公正、透明、公开、合法、合理?上至乡政府各位工作人员,下至村、社干部及相关工作人员,是否存在“暴力执法”“言语刺激”“口出威胁”等行为?作为失地、失房农民的我们,谁来保障我们的权益?我该相信谁?谁还值得我相信?”的问题。

经调查,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1. 为加快推进红格旅游小镇建设征地搬迁,做好建设项目用地保障工作,根据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安排,县自然资源规划和林业局(原国土资源局)于2015年11月23日向涉及征收的村、社下发了《征地告知书》,并编制了《建设用地项目呈报材料“一书三方案”》向四川省人民政府提交了《关于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的请示》(盐边府[2015]73号)的建设用地报批文件,四川省人民政府于2016年3月2日批复并下发了《关于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的批复》(川府土[2016]256号)的批复文件“同意将已经攀枝花市人民政府批准的你县等河乡等河村小河组;红格镇红格社区北街、石咀子、湾龙、花树、热水塘组42.9086公项集体农用地(其中:非基本农田耕地31.9375公顷,园地4.5940公顷,其他农用地6.3771公顷)转用而成的建设用地和上述农村集体原有的建设用地2.9916公顷、未利用地0.2313公顷,合计46.1315公顷土地征收为国家所有,作为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批准征收该地块区域范围内涉及的土地及房屋。

根据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的批复》(川府土[2016]256号)的批复文件,盐边县人民政府于2017年7月24日发布了《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征收土地公告》的征地公告,于2017年8月16日发布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的公告。

2017年11月16日,盐边县人民政府印发了《盐边县红格特色小镇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实施细则(试行)》的通知(盐国土发[2017]91号)文件,启动了盐边县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区域范围内涉及的土地及房屋征地搬迁工作。该项目的全部文件均放在盐边县政务信息公开网上进行公示,信访人可自行到该网站查阅所需信息。

为了让被征地农户、被征地村民小组积极主动配合征地搬迁工作,经县政府研究同意红格镇集体土地征收采取以村民小组与被征收土地农户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将被征收土地的承包权及房屋所有权先行流转至村民小组,再由政府征收部门对村民小组实施征收及搬迁安置补偿的方式进行。2018年5月,按照此方式由红格镇三级干部与县自然资源规划和林业局(原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组成实物指标调查工作组,对2015年第3批乡镇建设用地区域范围内涉及的土地及房屋进行了实物调查登记、公示、复核。

2.宋金明反映2020年6月19日10许与红格镇人民政府经济发展办工作人员张俊发生纠纷问题,公安部门于2020年7月12日受理并开展调查。

3.建议请宋金明及时与征地搬迁工作组和红格社区湾龙村民小组联系、协商,尽快签订征地搬迁安置补偿协议。

特此回复。

 

  红格镇人民政府

  2020年7月17日


  原文链接:http://www.panzhihua.gov.cn/hdcy/szxx/szxx/xjxx/index.shtml?searchNo=020200627191722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