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四川 > 正文
无人机“体检” 地勘队员上山查盲区
更新时间:2019-07-27  来源:四川日报

宜宾地震灾区134个新增地灾隐患点如何被排查出

□本报记者 寇敏芳

7月22日,宜宾大雨,长宁县富兴乡合家村地灾监测员朱德贵又忙碌起来。他负责监测的点位——合家村4组石格闹崩塌是长宁地震后新增的地灾隐患点。

像这样的地震诱发的隐患点,宜宾还有134个,广泛分布在长宁、珙县等受灾县区。这些隐患点是如何被排查发现的?怎样避免排查盲区,把风险降到最低?带着问题,记者跟随震后地灾排查主力技术队伍——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202地质队,再次来到合家村4组石格闹崩塌隐患点。

【一线直击】

地震摇出新隐患,首轮排查连夜进行

合家村4组石格闹崩塌隐患点是受震后第一批被排查出的隐患点。6月17日地震发生后,山体在剧烈的摇晃下出现松动、崩塌,山石滚落到下方的乡村公路上。“最高的地方有一人高。”家住崩塌体下方的合家村村民梁世宣立马把情况报告给村干部。

震后两个小时,202地质队副队长许洪带队赶到长宁县。灾害信息传来:合家村山体崩塌、宜宾到叙永的高速公路施工现场出现滑坡、长宁县罗家岩发生山体滑坡……

一夜无眠,地勘队员们收集各地群众上报的灾害信息,分析地质结构情况并结合现有的地质隐患点,连夜制定排查路线,并启动第一轮应急排查。

许洪说,排查先从“有人住”的地方开始,重点核查群众上报的隐患点和现有隐患点。

无人机“体检”,迅速圈出隐患范围

6月18日一大早,宜宾震后首轮排查就开始了。202地质队工程师张川和两名技术人员带着无人机等设备,打算对山体进行初步体检。

张川抬头望去,只见山坡被撕开一条口子,大小石块滚落到路面。“现场土石约有400立方米。”张川把基本信息写在记录本上。他初步判断,此处是地震诱发的崩塌灾害。

张川让同事放飞无人机,对整个崩塌的山体进行航测,他则翻过路面上的堆积物,往被截断的路的远处走去。与崩塌点的情况不同,越往里走,植被越茂盛,从外观看不出山体有任何异样。他仔细观察竹子的生长方向,发现一些出现歪斜,“说明山体有裂缝,或者被落石砸过。”

无人机航测的影像图证实了张川的判断,从石格闹崩塌隐患点起,沿公路一直往前,长约600米的范围内都是危险区域。

在张川等地勘队员的建议下,合家村在隐患路段拉上警戒线,并且派专人值守。

地勘队员涉险爬山,不放过一个隐患

“首轮排查还不能满足防灾的需要。”许洪说,首轮排查后,余震和降雨不断,宜宾市又先后进行两轮地灾排查,“后面两轮排查的范围更广、程度更深,并对首轮排查出的隐患点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复检。”

7月16日,石格闹崩塌迎来第3次排查。202地质队工程师朱洪良和张位均各带领一个小组,分别从山坡两侧上山,沿途排查裂缝等隐患情况,“我们这次排查,主要是为了解决无人机航拍的盲区,进一步摸清山体的裂缝情况。”

两队人员一边往山上爬,一边观察和记录。越往上植被越茂盛,密布的荆棘让地勘队员们行动困难。一名队员脚底打滑,顺着山势下溜了两三米,背包被荆棘挂住才停下来。

通过详细“体检”,地勘队员们在山上发现9个危岩带、2处高位崩塌堆积体,共威胁13户64人。

据统计,地震发生后,宜宾对全市160个乡镇开展了3轮地灾排查,共计排查地质灾害隐患点1381个,均采取了有效措施,没有发生次生地质灾害导致的人员伤亡事件。

【记者手记】

防灾责任必须压实

科技,给地质灾害排查带来便利,很多攀爬艰难的高陡险坡,因为有了无人机这双“天眼”,让地勘队员们省事不少。

但是科技并非万能的,茂盛的植被可能遮住隐患。因此,人防仍然必需,要压实防灾责任。就像石格闹崩塌隐患点,地灾排查不仅要靠无人机,还要靠人爬上山给山体进行全方位“体检”。需要地灾监测员实时盯防,加密监测。

汛期来临,地灾防治点多面广,只有每个层级、每个环节压实责任,才能将灾害风险和损失降到最低。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