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他们的爱情,绽放在戈壁荒漠间——来自攀枝花学院的特别报道(二)

2019-05-06 来源:攀枝花日报

图为蒲春林和代来夫妇在阿克陶镇政府留影。

    □记者 李云飞 文/图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大城市里年轻人的爱情,有花前月下的温柔浪漫,有西餐厅电影院的小资情调。而他们的爱情,在边疆苍凉的荒漠、粗粝的大风和飞扬的尘土中,一样绽放,开花结果。

  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下的偏远县城,一年四季狂风肆虐、干旱少雨、尘土飞扬……严酷的自然条件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攀枝花学院的毕业生们,却纷纷来到这里,用青春和热血让这个祖国西部边疆的小城越变越好,而他们和她们,也在其中收获甜美而坚定的爱情。

  “我有一个新疆梦”

  在新疆克州阿克陶镇,蒲春林被同事们戏称为“年轻的老干部”,今年27岁的他已是阿克陶镇党委委员、副镇长。2015年,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爱看知青题材影视剧的他,为了心底的“新疆梦”,义无反顾地报名来到新疆。

  2016年,蒲春林说服自己的女朋友、同是攀枝花学院毕业生的代来也来新疆工作。当时,代来在厦门做白领工作,发展前景很好。起初,她不愿意来新疆,甚至以分手相逼,想让蒲春林放弃新疆的工作,跟随自己去厦门。但是,在之后的通话中,代来感受到蒲春林情绪消极低落,她心里明白了:这个男人确实想留在新疆,新疆有他未完成的梦想。于是,这个有主见的内江姑娘毅然辞去了厦门的工作赶赴新疆,因为:“他在哪,我就在哪!”

  代来还记得,第一次到新疆时,因为已有近一年时间没见过蒲春林,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她特意盛装打扮,化了精致的妆,穿了粉色长裙和白色小外套。当她走下飞机时,看到3月的阿克陶到处在“下土”,天地昏黄,风沙飞扬,机场还不如一个发达地区的火车站大。不一会,她的脸上就落了一层黄土,白色外套也变成黄色的了。当时她就想转身回去,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个落后闭塞的地方生活下来。但当她看到前来接自己的蒲春林时,心一下子就软了,一秒钟就决定留下来:原本在校时时尚精致的男孩现在风尘仆仆,穿一身宽大的工作服,袖口胸前到处是油污,面容憔悴消瘦,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以前那么时尚爱美的一个人,都可以适应现在的生活。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我留下来,帮不到他什么,但至少能陪着他,让他心里不再牵挂我,能专心工作。”代来说。

  代来原本觉得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生活,但真正过下来,却爱上了这里。当地没有什么像样的服装店、化妆品店、娱乐场所,原本特别小资、爱臭美的代来,也不再爱逛街了,而是把心思放在了工作和家庭上。“新疆最美的地方,就是老百姓淳朴的心灵,这是我在其他地方没感受过的。虽然物质生活匮乏,但我觉得这里的精神生活特别有意义,让我很有获得感。”代来说。

  2017年5月,蒲春林、代来和其他八对毕业生一起,在新疆举办了一场集体婚礼。婚礼上,当穿上“艾德莱丝”(维吾尔族传统服饰)的那一刻,代来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这是她给自己的一个仪式:她不仅嫁给了蒲春林,更是把自己的青春,“嫁”给了新疆这块热土,她要在这里扎根。

  如今,小两口已经晋级为爸爸妈妈,去年生了可爱的宝宝,代来便把父母接到新疆来,帮助自己带孩子,在新疆长期居住,“我希望自己爱的人都在身边。”代来说。蒲春林一如既往地忙,承担的工作非常重,一个月甚至只能在家睡两三晚,其他时间不是下乡调研、看“亲戚”(结对帮扶对象),就是在办公室里加班写材料,晚上就在宿舍睡。“我都希望自己是他的‘亲戚’,这样他还能经常来‘我家’看我,陪我拉家常,还能住在‘我家’。”代来“嫉妒”地说。

  有了代来及岳父母的全力支持,蒲春林工作的劲头更足。眼看着阿克陶逐渐有了高楼大厦,镇政府由一栋楼变成了三栋楼,群众收入逐步增加,越来越多的当地群众文化程度高了,会讲普通话了……蒲春林觉得,自己的新疆梦在逐步变为现实,阿克陶的一点一滴变化,都让他觉得充满了成就感。“我希望,将来的阿克陶,街上有各类百货商店,老百姓想买点东西不用再去喀什或阿图什市;孩子们在当地也能去电玩城、游乐场玩,家门口就有大学读……”蒲春林充满向往地说。

  “想一起做更有意义的事”

  4月8日晚上9点,帅旗忙完单位的工作后,才匆忙从康苏镇赶到乌恰县医院,看望因高烧住院四五天的儿子。病房里,妻子邹润正在给孩子洗脸,岳父母在一旁帮衬着。看到他进门,妻子没有埋怨,冲他甜甜地笑,帅旗也抱起孩子,让妻子休息。这对90后小夫妻的日常,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在祖国最西部的县城——新疆克州乌恰县,离老家有四五千公里的路程,隔了万水千山。

  乌恰县三面高山环绕,早晚狂风呼啸,年降水量不到200毫米,全县仅5万多人口。2016年,帅旗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毅然决定赴新疆工作。他先后在乌恰县康苏镇党政党建办、综治办,乌恰县委组织部工作,现在是乌恰县康苏镇比尔列西米社区党支部副书记。邹润是他在攀枝花学院的同学,目前也在康苏镇就职。

  来新疆之前,帅旗对这里并不了解,“因为新疆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想去了解一下。”对于他而言,陌生的环境意味着磨砺,也意味着成长。抱着这个简单的想法,他凭着一腔热血来了新疆。干燥、风沙、废弃的矿区、陌生的人群、不懂的语言、不熟悉的工作……如此种种,通通没有把这个年轻人打倒。他一点一点地适应着环境的变化,向民族地区的朋友们敞开心扉。才来康苏时,人生地不熟,但路上的老乡都会热情地和他打招呼,逢年过节,会喊他去家里吃饭:“你一个人,也没地方去,快来家里一起热闹下!”每次去老乡家了解情况,他们都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让他吃,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2016年年底,帅旗说服了他的女朋友邹润放弃了上海的工作,也来到新疆。最开始,邹润并不打算过来。于是,帅旗每天给她打电话、视频,向她细细讲述自己和康苏小镇每天的变化,还有新疆的风土人情。视频中,邹润看到可爱的维吾尔族小朋友喊她“姐姐”,老人们友善地朝她挥手,渐渐地,她的想法也变了。邹润说:“从他的讲述中,我感受到了这个小镇的温情和淳朴。如果我留在上海工作,可能金钱上的收获更多。但是我想和他一起,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自己的工作,让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于是,她来了。

  现在,帅旗和邹润已在康苏镇安了家,有了“疆二代”。夫妻俩和当地一位维吾尔族大姐阿不力孜结了“亲戚”(结对帮扶对象),经常去探望。阿不力孜也对这对小夫妻非常喜欢,说“邹润就是自己的第三个女儿”。今年初,夫妻俩把不足一岁的孩子从四川老家接回了新疆,帅旗说:“新疆虽然艰苦,但新疆的孩子也能健康长大。我们在哪里,(自己)孩子的家也应在哪里。”

  “想让边疆百姓过上好日子”

  从阿克陶县城驱车出发,一路荒草与黄土,在车上颠簸两个小时,才到喀热开其克乡。赵显勇就在这个乡工作,27岁的他,已是乡党委副书记、政法书记。

  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2015年7月,赵显勇从攀枝花出发,坐了3天3夜的火车第一次来新疆。当来到他工作的喀热开其克乡时,只见乡政府所在地一条黄土路、两排土房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心都凉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选的路,再难也一定要走完”,赵显勇坚持了下来。

  初来时,乡政府食堂只有羊肉拉面可以吃。当地的羊肉讲究原汁原味,膻味较重,赵显勇吃不惯这种口味,一口都吃不下去。但是,“要想在这里扎下根,首先要适应不同的生活习惯”,抱着这样的信念,他捏着鼻子,强迫自己去咽下整块羊肉。半年后,他终于适应了当地拉面的味道,也对乡里的情况更熟悉了。

  喀热开其克乡全乡近6000人口,其中3000多贫困人口,乡里只能种植洋葱、辣椒、白菜、土豆等蔬菜,一周才赶一次集。为了扎实做好脱贫攻坚工作,赵显勇常年奔波在各村老百姓家里,“5+2”“白加黑”的工作状态是常态。艰苦的自然环境、巨大的工作压力,都没让赵显勇退缩,因为他心中有信念——想让边疆的百姓,过上和内地居民一样的日子。喀热开其克的冬天,温度最低时只有零下二十度,一次他下乡时,看到当地贫困老乡家只有四五岁大的小孩子,光着脚走在雪地里,破裤子在风中飘荡,小脚丫冻得通红……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赵显勇眼圈红了,心疼不已:“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家里也穷。但是,总能吃饱穿暖。这边的孩子也许习惯这样的生活,但是我看了心里很难受,我想尽自己的力量做些什么,让老乡们的生活能好一点,能过上更好的日子。”赵显勇说。于是,他每次去“亲戚”(结对帮扶对象)家,都会自己掏钱买上米、面,兜里的钱都会掏出来留给孩子们。

  真心的付出换来真情回报。当地的维吾尔族“亲戚”(结对帮扶对象)也特别心疼这个小伙子,家里包了苜蓿饺子、做了烤包子,都会赶三四公里路过来,送到乡上,只为了让赵显勇吃上一口。“亲戚”家的小“巴郎”(维吾尔语男孩的意思),每次见了赵显勇,都会高兴地叫他“爸爸”。

  如今,赵显勇在喀热开其克乡扎下根来,妻子傅小娟同在乡政府工作,也是攀枝花学院的毕业生。虽然都在一栋楼工作,但忙起来时,两人一天都打不了一个照面。傅小娟在生活和工作上给赵显勇百分之百的支持,2017年,傅小娟怀孕时,整个孕期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却没有一点怨言。傅小娟说:“两个相爱的人只要能在一起,就是幸福。”空闲时,两人一起手牵手围着乡政府逛两圈,就是最大的满足。

免责声明:
·本条信息为转载内容,本网站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对相关信息所引致的错误、不确、遗漏或损失,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您发现有信息错误、违法等相关内容,请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处理。 ·联系邮箱:admin#pzhol.com(#换@)  点此通过QQ邮箱在线举报违法信息!
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信箱: admin#pzhol.com ($换@) 在线纠错
攀枝花网 Www.Pzhol.Com Copyright(C)2008-2018 蜀ICP备18023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