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跨越2030公里,90后女孩瞒着全家进藏教书——来自攀枝花学院的特别报道(一)

2019-05-05 来源:攀枝花日报

龚丽和学生们在一起。

    开栏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 需要的地方”。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五四运动100周年之际,记者随攀枝花学院采访组前往边疆地区,采访扎根祖国各地、分布各行各业的优秀青年们,了解当代青年们“无奋斗不青春”的感人事迹。即日起推出特别报道,敬请期待。

  □记者 李云飞 文/图

  10年前,为了让她有好的学习条件,父亲把年仅14岁的龚丽从西藏送回四川老家读书;

  10年后,为了让更多的孩子有好的学习条件,24岁的龚丽瞒着全家人,偷偷报名,跨越2030公里,从四川攀枝花又回到西藏。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虽经历了进藏、出藏、再进藏的艰难旅程,两代人的心愿却是相同的:为了孩子。

  2017年,在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偏远县,龚丽开启了自己在西藏的教学生涯。

  24岁女孩的第一次“叛逆”

  龚丽是四川自贡人。9岁前,她跟着爷爷奶奶在自贡生活,只见过在西藏林芝打工的父亲两次。9岁时,父亲将她接到林芝读书生活,一家人才团聚。

  而林芝的教学水平和生活水平跟内地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为了让龚丽有更好的读书条件和生活环境,在她14岁时,父亲又忍痛将她送回自贡读书,希望她将来能在家乡读大学、工作,有好的生活。

  在父亲龚贵春心里,这个女儿懂事得让他心疼:别人家14岁女孩还依偎在父母身旁撒娇,而14岁的龚丽却远离父母、早早独立。为了省钱,龚丽经常在学校食堂打一顿饭分成两顿吃。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她也没放松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很好。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龚丽都从没让父亲操过心,甚至从没打电话向他哭诉过。越是这样,龚贵春心里对这个女儿越是愧疚。

  2016年7月,龚丽从攀枝花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当时,龚贵春心里已有打算:女儿能顺利在四川就业最好,如果工作不顺心,那就继续读研。其实龚贵春在林芝靠开出租车为生,一个人的收入要养活一家5口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为了女儿的前途,也是为了弥补心中一直以来的愧疚,龚贵春决定一家人日子过得再节约,也要供龚丽读研。

  让龚贵春万万没想到的是,龚丽竟然瞒着全家人报名参加了西藏的人才引进计划。在通过面试,来到西藏后,龚丽才告诉了父亲这个消息。常年在林芝“讨生活”的龚贵春,知道西藏的自然条件有多艰苦,面对这个乖乖女的人生第一次“叛逆”,身为父亲的他却是心疼却又无奈。

  13个小时的艰难报到路

  2017年12月,龚丽被分到墨脱县完全小学工作。第一次去学校报到时,父女俩搭朋友的车进入墨脱。

  墨脱的汉语意思是“隐秘莲花圣地”。由于喜马拉雅雪山重重阻隔,雅鲁藏布江蜿蜒横亘,2013年通公路前,外人很少进入。世人只听说这里神秘美丽,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却很少有人知道,去墨脱的路有多凶险。

  从林芝到墨脱,340公里的路程,需要开车13个小时。至今不通客运车辆,只有私家车前往。墨脱半年雨季,半年冰天雪地,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封路,只有几个月可以通行。途中要翻越嘎隆拉和色季拉两座雪山,最高处海拔4700多米,山顶常年堆着厚厚的积雪,雪崩、泥石流随时可能发生。道路更是坑洼不平,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还要经过蚂蟥路段,看一眼,就让人胆战心惊。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跑这条线时也是一直提心吊胆。

  当时,父女俩都是第一次去墨脱。车辆越往山里开,龚贵春的脸色越凝重。到了学校后,看到学校只有一栋教学楼,宿舍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单人床,龚贵春没说话。他跑前跑后帮女儿把生活用品买齐后,在墨脱住了两晚才返程。后来,龚丽才知道,父亲之所以放弃家里的活路多住两天,就是觉得条件太艰苦了,不忍心让她一个女孩在这里熬,想等她反悔了带她回去。

  这个瘦弱的女孩却再一次顶住了。在墨脱县完全小学教书的第一个学期里,龚丽除了中途按学校安排来林芝市区赛课外,没回过一次家。

  8分到58分的进步

  墨脱县完全小学共有380余名学生,多为藏族、门巴族、珞巴族。

  才到学校时,龚丽负责教五年级的数学课。让她没想到的是,班里竟然有孩子连乘法口诀都不会背,第一次小测验竟然有孩子只考了8分。当时,这个一向乐呵呵的女孩当场“气”哭了:不是气学生成绩差,而是气自己怎么教书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当教师?

  擦干眼泪,坚强的女孩开始行动:针对基础较差的学生重点辅导,多提问,激发学习兴趣;同时向有经验的老教师请教,摸索适合当地孩子的教法。上了一个月的课后,龚丽被学校推荐去市里参加教师技能大赛,获得了三等奖的好成绩。到了学期末,那名曾经考了8分的同学,数学成绩提高到了58分。虽然还不能算好,但进步很大。龚丽对自己的教学之路,终于有了信心。

  2018年9月,因在学校表现优异,龚丽被派到林芝市一小轮岗交流学习。墨脱县完全小学校长白玛旺堆说,他看好龚丽,这个年轻的女孩有冲劲,瘦小的身体里有很大的能量,假以时日,会成为一名骨干教师。

  38个孩子的“姐姐老师”

  “三个蚊子一盘菜,蚂蟥拿来当腰带”。墨脱自然条件艰苦,80%的生活物资需要从外地运入,肉类卖得特别贵,龚丽一个学期也吃不上两回肉,面条和稀饭是最常吃的。断电时,要靠蜡烛照明;断水时,要去河沟里挑水;封路时,半个月只能靠方便面充饥。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龚丽和班里的孩子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她执教的五年级班里共有38名学生,在这38个孩子心里,龚丽不仅是他们的老师,更是他们的“姐姐”。

  2018年4月初,龚丽按学校安排到林芝市区赛课。刚到林芝,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里,白玛措姆等几个孩子焦急地问她:“老师,你去哪里了?你还回来吗?”原来,早上她出发时,有孩子看到她拖着行李箱走了,怕她不回来了,不知道从哪儿借了个手机赶紧联系她。接到这个电话,龚丽的心里五味杂陈,既欣慰又心酸。很多孩子家住偏远乡村,来一次学校要走上两天山路,平时只能住校,一学期才回家一次。龚丽和孩子们同吃同住,孩子们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自己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长。在孩子们心里,龚丽不仅是老师,更是亲人一般的存在。

  也经常有孩子问龚丽:“老师,你不是支教老师吧?”因为支教老师呆一学期就走,孩子们特别怕龚丽也是支教老师,担心她走了不再回来。每当这时,龚丽总是特别心酸。

  学校没有教师食堂,龚丽只有自己煮饭吃,一张旧桌子就是灶台。空闲时,她经常给孩子们煮饭吃,即便是最简单的番茄鸡蛋面,也能让师生们吃得津津有味。

  初到墨脱时,龚丽也曾因想家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第二天上课时,看到孩子们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一张张期待的小脸,想到他们小小年纪就远离父母,寒暑假才回家一次,却依然坚强乐观地在学校学习,龚丽仿佛看到了年幼时那个小小的自己,也是这样一个人在老家生活。这促使她对孩子们更加爱怜,倾注更多的心血在他们身上。

  如今,龚丽爱上了墨脱的生活。她说,这里虽然条件艰苦,生活却简单快乐。半山上的风景美得像画,孩子们的笑脸天真烂漫,老乡们淳朴热情,这些,都是她留下来的理由。龚丽现在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教的孩子们能通过学习走出墨脱,到林芝、甚至到成都、北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因为很多孩子从没走出过墨脱,甚至很多孩子的父亲、祖父从没走出过自己居住的村子。我不希望孩子们再重复这样的生活,希望他们能更了解这个世界、更爱生活”。

免责声明:
·本条信息为转载内容,本网站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对相关信息所引致的错误、不确、遗漏或损失,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您发现有信息错误、违法等相关内容,请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处理。 ·联系邮箱:admin#pzhol.com(#换@)  点此通过QQ邮箱在线举报违法信息!
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信箱: admin#pzhol.com ($换@) 在线纠错
攀枝花网 Www.Pzhol.Com Copyright(C)2008-2018 蜀ICP备18023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