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评论 > 正文
由于食物链,人类服药,自然界也会跟着服药
更新时间:2018-11-09  来源:光明网

  11月6日,《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的一篇论文指出,研究人员在澳大利亚墨尔本附近6条河流中的水生无脊椎动物和河岸蜘蛛体内,检测到了69种药物化合物,包括抗抑郁药、止痛药、抗生素和抗组胺药。作者认为,药物是在蜘蛛食用无脊椎动物时被转移到蜘蛛身上的,初步估计,位于食物链上游的鸭嘴兽和褐鳟,在理论上也可能因为饮食而被某些药物影响,其剂量可能高达人类剂量的50%。

  人患病后服用药物是很正常的,但是无意之间,自然界也跟着人类一起服了药,包括生态中的所有动植物。通过各种途径排放至大气、水源和土壤等环境中的有毒化学物质统称为环境毒素,大约有9.6万种人类生产的化学物质进入了自然生态和环境中,其中一些物质就是环境毒素。人类服用的药物排泄到生态中,只不过是环境毒素的一种。迄今为止,难以精确统计人类生产和消费的化学物质,有多少种释放到生态和环境中。

  环境毒素又称为环境内分泌干扰物,它们不易降解、残留期长,可通过生物浓缩和食物链放大使其在生物体内富集,进而扰乱分泌系统、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其中,种类和数量最多的是各类农药。不过,通过《自然-通讯》这篇论文,现在人们服用的药物也开始作为环境毒素而引人关注。

  澳大利亚研究人员检测到的水生动物体内含有的69种药物,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抗抑郁药的浓度特别高。通过液相色谱-质谱(LC-MS)技术测定,发现褐鳟(又名棕鲑)和鸭嘴兽这两种水生生物,每天的抗抑郁药摄入剂量最多,褐鳟每天的摄入量几乎是人类剂量的30%,而鸭嘴兽则接近50%。

  人类患病服药,动物、河流、土壤和植物等也被环境毒素影响,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表明,人类的很多疾病是由环境污染引起,如20世纪已经全球知名的水俣病,就是因食入被有机汞污染河水中的鱼、贝类所引起的甲基汞为主的有机汞中毒病症,而且孕妇吃了被有机汞污染的海产品后也引起婴儿患先天性水俣病。

  现在,抗抑郁药又被证明与越来越多的儿童自闭症(孤独症)有关,尽管还不能确认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相关性的确存在。2015年发表的一项对145456名孕妇的调查发现,孕妇在妊娠期服用抗抑郁药,会使孩子出现自闭症的风险加倍。同样,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对2001-2011年瑞典的25万名居住在斯德哥尔摩的少年儿童进行研究分析,发现4-17岁的儿童和少年中有5378人患有自闭症。其中,3342人的母亲在怀孕期间曾服用抗抑郁药,这些人中有4.1%被诊断为自闭症。对照组是1.2万多的母亲,她们有精神病史但并未在怀孕期间服用抗抑郁药,这些人的孩子中仅有2.9%患自闭症。

  抗抑郁药释放到生态中,让水源中含有高浓度的抗抑郁药剂,那么相当于水生生物也在服用抗抑郁药,而那些本来并无抑郁症人由于饮水和食用水生生物等,也可能会摄入抗抑郁药,从而让后代患自闭症的几率相应提高。

  这种推测,从另一种物质——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DDT)杀虫剂的研究中,也能得出趋向性结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布朗(Brown)博士等人发表于2018年8月《美国精神病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的一篇文章称,对1987-2007年间芬兰的1132名自闭症患儿和其母亲的血清样本进行研究,发现母亲血液中的代谢物Dde,浓度与孩子的自闭症有正相关关系。须知,无论是孕妇还是其他人,都不会直接服用Dde,而是通过饮水和食物摄入的,但即便是这样的微量残余,也可以对后代的健康产生较大影响。

  因此,澳大利亚研究人员发现水生生物中有较高剂量抗抑郁药的调查结果,不容忽视。生态和环境受到影响,结果依旧是反作用于人类,让无辜者也受到药物影响,让更多的人类生病。从这个意义上说,药物的生产、消费,不得不更加谨慎地面对现实状况,控制用药。(张田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