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 > 正文
这三个问题,彭斯在演讲中自我打脸
更新时间:2018-10-12  来源:光明网

  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对华政策的演讲,其核心就是阐述美国对华新战略,以及采取新战略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已经“阻碍”了美国领导世界。可以说,彭斯的演讲至少表明一点,那就是美国政府对号入座,独自跌入“修昔底德陷阱”里面了。演讲中的常识性错误随处可见,甚至不值一驳,我们需要关注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新思维”到底是什么?通俗来说,美国曾寄希望于中国能够成为美国的小跟班,但是万万没想到如今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并未如其所愿。惊诧、失望、焦虑等情绪之下,这篇歇斯底里一般的演讲的出炉也就不难理解了。

  彭斯演讲的主题归结起来就是,美国一直领导着世界,然而现在发现中国已经“阻碍”了美国的领导力,于是,特朗普政府只能准备采取新的战略,才能继续保持美国的霸权地位。通读演讲稿,一般的读者都会有这么三个问题:中国真的无比强大了?美国重建了中国吗?谁阻挡美国领导世界了?

  第一个问题,中国真的无比强大了?为了“恐吓”自己的听众以及美国民众,彭斯想象出了一个无比强大的中国,而这不过是“中国威胁论”的新变种。彭斯口中的中国已经强大到可以干预美国中期选举,而且认为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干预那就是小儿科。比如说,中国制造2025,只是中国产业发展的规划和远景目标,要实现中国经济向中高端的腾挪,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这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科技和产业发展的规划,但是中国的规划却被彭斯想象为控制世界90%最先进行业的计划。美国的这一出也不新鲜,当年日本半导体行业不断发展,美国为了打压日本,而惊呼日本控制了半导体行业,美国的产业界、政界呼吁通过国家力量拿回这一行业的主导权。但如今,随着市场的不断拓展,技术创新的参与者越来越多元化,基于民族国家控制产业和世界市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别说中国,就是美国也没有办法控制90%以上最先进的行业,更何况“一家独大”并非好事,全球化时代产业分工合作才是大势所趋。

  中国的军事实力同样也在演讲中被彭斯提升到了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甚至已经压倒美国的地步。彭斯认为中国的军费开支超过了亚洲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中国正在将美国挤出西太平洋地区。但他闭口不提的是,美国的军费基本等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美国的军舰开到了南海地区中国岛礁12海里以内“溜达”,却自称是“航行自由”。美国所谓的航行自由,只是美国任性的自由。

  当年杜鲁门总统为了扩张美国在欧亚大陆的势力,接受了参议员范登堡的建议:在演讲中一定要把自己的听众给吓唬住,只有这样才能进行政治动员。彭斯的演讲也是如此,将中国塑造为一个无所不能的对手,甚至说中国想要换一个美国总统。中国对美国贸易战被动做出的反制,在他嘴里成了干预美国大选。只能说,彭斯把美国“想象”为一个香蕉共和国了。希拉里筹集了十几亿美元,美国的主流媒体大张旗鼓地助阵,持续半年多的选战,都没有挡住特朗普进入白宫,现在因为中国有英文的广播电台,美国政治就会被颠覆?彭斯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看完彭斯的演讲,笔者只能由衷地感叹,这篇演讲稿还是作为剧本拍一部科幻电影更合适。在白宫当副总统实在是“屈才”了,彭斯还是转行到好莱坞当编剧吧,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得有合适的舞台发挥不是?

  第二个问题,美国重建了中国吗?在彭斯的演讲中,弥漫着浓郁的美国衰落论,好像明天美国就要土崩瓦解了;然而,演讲的字里行间又霸气侧漏,在自卑与自信之间摇摆不定。彭斯认为中国要控制世界产业的制高点,但是又偏执地认为,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推动的。他进一步声称,是美国重建了中国。

  世界上的国家有哪些是美国重建的?又有哪些国家是被别国重建的?以中国体量之大,哪个国家能够重建中国呢?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想重建中东,重建伊拉克,十几年过去了,伊拉克重建了吗?中国拥有两千多年的国家历史和深厚的国家传统,何谈让美国来重建呢?在主权国家的时代,国家的建设主要依靠本国人民的努力。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的成就,当然有赖于中国加入到世界市场之中,但是更依靠中国对内深化改革,持续不断地推进市场经济的发展,更依赖于中国人民的辛勤劳作和自强奋斗。中国优化配置劳动力、土地、资源等要素,成为世界加工和制造的中心。何况,美国到中国投资也不是搞慈善,投资都是为了赚钱。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大门的时候,美国经济还在滞胀之中,中国的发展为其剩余资本提供了出口。这个问题,其实彭斯应该去请教下特朗普总统本人,美国的商人会不会到了中国就摇身一变成了慈善家?

  第三个问题,是谁阻挡美国领导世界了?大国亡于内,大国的兴衰荣辱最根本还是源于自身,影响美国领导权的也是美国自己。特朗普追求的对等贸易,其实就是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领导意味着责任,而美国的“退出主义”带来的是世界秩序的波动。美国利益优先,其实就是美国从世界领导地位上往回撤,不是谁挡住了美国,而是美国自己在撤退。

  彭斯认为美国投资中国就是重建了中国,但是中国对外投资却被冠以“债务陷阱”,这不仅是双重标准的问题,更是蛮横与不讲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帮助相关国家推进城市化、工业化发展,美国也宣布拿出一定的资金推进印太战略。如果按照彭斯的逻辑,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难道不是“债务陷阱”吗?

  美国曾经设想,中国“长大后就成了你”,当然这个“你”不是取代美国,而是个“小号美国”,唯美国马首是瞻。但是,一个拥有几千年文明传统的国家怎么可能就成了别人呢?中国在复兴之路上需要和美国平等相处,友好合作,中国不想取代美国,中国也成不了“美国”,美国也不要寄希望于“重塑”中国。基辛格说中美需要协同演化,还是有些道理。美国政府有空可以多听听基辛格的观点,毕竟历经风云变幻的老人家还是比特朗普务实得多。

  (作者:孙兴杰,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